为什么出家人不能礼敬白衣?

在佛教中,出家为僧,除了个人的修证解脱、播种解脱种子之外,也具有住持佛法、宏扬佛法的作用,而与佛、法并列为“三宝”。 因此,出家人的功德和地位是很尊贵的。戒律规定:出家人不可以礼拜国王、父母、六亲,也不可以敬事鬼神,对于所有在家人士,出家者一律不可以礼拜。

山海经异兽山膏图


为什么佛制出家人不可以礼敬白衣(俗人)呢?这绝非以特权或等级制度凸显出家人的身份,以佛陀的智慧、慈悲,决不至于如此造作。其真正原因是因为出家的功德之大超出想象,出家人的福德和功德远远大于在家人,故在家人礼敬供养出家人能修福积德,反之则会折损在家人的福寿。所以,《顺正理论》说:“诸天神众,不敢希求受五戒者礼,亦不求比丘礼,以惧损功德及寿命故。”
想想,以天神的福德高于人类,都不敢接受比丘礼,也不敢接受受过五戒的在家居士的礼拜,一般在家凡夫有多大的福德堪受出家众礼拜?可见佛教的戒律和教义都是建立在慈悲利人的基础上,而无半点私情。
《四分律》记载,宾头卢尊者出家前是一个国家的大臣,出家后证得阿罗汉果位。他的顶头上司——该国国王优填王每次到宾头卢尊者修行的寺院参礼,宾头卢尊者都只是坐着,没有起来迎接国王。 有一次,陪同国王前去的诸位臣子看不惯,在回程的路上挑拨国王说:“宾头卢这样对待国王,实在是不礼貌、不尊敬。”说了一堆坏话。国王被激怒了,打算下次来寺时,如果宾头卢再不起身迎接,就杀了他。后来,当国王再去寺时,一到大门口,就看见宾头卢尊者走上前来迎接,一共走了七步。国王生气地说:“以前本王来的时候,你动也不动;今天为什么却下座来迎接呢?”
宾头卢尊者平静地说:“国王以前来,都是带着善心来,所以我不必起座迎接。可今天却不同,国王是带着恶心来,如果我不起来迎接国王,恐怕会被国王杀害的。”
优填国王听后,大吃一惊,稍后叹了一口气说:善哉!弟子实在愚痴,不应该相信别人乱说,分不清凡夫与圣者,差点造成过错。”
宾头卢尊者说:“国王!请你发露忏悔,可以避免堕入地狱受苦。但已经无法避免的是,由于我起来走了七步,你的福德受到了折损,七日后国王必将失去王位,遭受到十多年的痛苦。”果然,七天后,邻国率兵来攻打,优填国王被打败活捉,戴上锁链被囚禁十二年。
从这个事件中,我们能否得到启发或启示?不信佛的俗人自不必说,即使一些修行多年的在家居士,去寺院时也会在意师父、法师是否对他好?是否热忱招待他?如果不热情的话,以后就不搭理了,仿佛自己很尊贵、很重要,而出家师父们是吃他“头路”的。这是一种很错误的心态,不但不能得到佛法利益,反而折损自己的福德和寿限!
黄檗禅师五十岁那年,有一次在行脚参访的途中,从故乡路过时,见到了日夜思念的老母亲。望着白发稀疏、满脸沧桑的慈母,摸索着为僧人烧水、做饭、洗脚,禅师的热泪夺眶而出。但毕竟是开悟的一代高僧,没有哭着扑进母亲的怀里,而是静静地接受了母亲的供养,他知道,这是让母亲修福得度的上上策。于是,黄檗禅师一边让母亲洗脚,一边对母亲说法,述说佛陀出家修行的经历,希望母亲能因此闻到佛法,得到安心。禅师为了不让母亲动情,只将右脚给母亲洗,却不把左脚给母亲洗。
黄檗禅师接连二次返家,虽然觉得难舍难离,但还是忍痛起程云游行脚,继续参访。邻居们忍不住告诉他的母亲说:刚才那个向你讲释迦出家故事的人,就是你经常盼望的儿子啊。母亲听后说:“难怪声音好像我儿!”说后就急忙追出去,一直追到大河边。不巧,这时黄檗禅师已经上船,船也开动了。母亲不顾一切地跳到河里,不幸被淹死了。
黄檗禅师站在对岸,目睹母亲落水溺死的情形,不禁悲从中来,恸哭着说道:“一子出家,九族升天;若不升天,诸佛妄言。”
黄檗禅师即刻乘船返回,为母亲殡葬,并说一偈曰:“我母多年迷自心,如今华开菩提林。当来三会若相值,归命大悲观世音。”就在黄檗禅师说偈的时候,乡人都看见他的母亲在火焰中升空而去。
赞叹黄檗禅师的大孝大义,却也悲悯一切如母有情的执迷,祈愿众生皆能舍弃有为法,圆满菩提道!

愿生西方净土中
上品莲花为父母
花开见佛悟无生
不退菩萨为伴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