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天平二年,有一居士,年逾四十,不言名氏,聿来设礼,而问祖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和尚忏罪。”

敲打法器图片

  祖曰:“将罪来,与汝忏。”
  士良久曰:“觅罪了不可得。”
  祖曰:“与汝忏罪竟,宜依佛法僧住。”
  士曰:“今见和尚,已知是僧,未审何名佛法?”
  祖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无二,僧宝亦然。”
  士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佛法无二也。”祖深器之,即为剃发,曰是吾宝也,宜名僧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