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玄论二谛义选

  【题 义】
  『大乘』是相对于小乘而设立的称谓。在印度,大乘思想是指般若、中观唯识和如来藏等思想。最早的般若思想约开始于公元前后,对菩萨修行的方法和目标,都有新的观点,并强调以佛陀为榜样,最终达至成佛的理想。在中国,大乘思想则指南北朝时期的地论师、摄论师、成实师〈其实应属小乘教〉及后来形成的三论、天台、法相等宗派的思想。这里『大乘』是指南北朝时期流行的大乘思想,即『大乘玄论』探讨有关二谛、佛性、涅槃等问题的思想。『玄』是深奥、幽深的意思。『二谛义选』是『大乘玄论』所探讨的八大类内容中的第一类,即论述真俗二谛的思想,此处只是节录其中吉藏分析二谛思想的一部份,故说为『二谛义选』。

禅杖


  『大乘玄论』是吉藏晚年的著述,由后人辑录而成,全书以三论宗空观中道的基本精神论述大乘佛法,并博采不同经论和南北朝诸师的学说,而一一加以评论;内容分为二谛义、八不义、佛性义、一乘义、涅槃义、二智义、教迹义和论迹义等八大类,对南北朝时期佛学界所热烈探讨的问题,站在三论宗的立场提出了超卓、精深的剖析,是理解三论宗思想的重要典籍之一。
  【作 者】
  吉藏〈五四九── 六二三〉隋唐时僧人,三论宗的创立者。俗姓安,本安息人,先祖已定居金陵,约三、四岁时,其父带他见真谛法师,法师为他取名『吉藏』,又常随父亲到兴皇寺听圣朗讲三论,幼年随法朗出家,十九岁学有成就,善讲经论,后于会稽〈今淅江绍兴县〉,嘉祥寺讲法,人称『嘉祥大师』。后受随炀帝的邀请,入住长安日严寺,大概在这段期间完成三论的注疏,创立三论宗。唐初,高祖在长安设十大德管理僧众,吉藏亦入选。他的著述丰富,主要有『中论疏』、『百论疏』、『十二门论疏』、『二谛义』、『大乘玄论』、『三论玄义』和『华法经玄论』等,是中国著述最多的僧人之一。
  二谛,盖是言教之通诠,相待之假称,虚寂之妙实,穷中道之极号。明如来常依二谛说法:一者世谛,二者第一义谛。故二谛唯是教门,不关境理,而学者有其巧拙,遂有得失之异。所以若有巧方便慧,学此二谛,成无所得;无巧方便慧学教,即成有所得。……
  问:『摄领、兴皇何以言教为谛耶?』
  答:『有其深意,为对由来以理为谛故,对缘假说。』
  问:『中论』云:诸佛依二谛说法;『涅槃经』云:随顺众生,故说二谛。是何谛耶?』
  答:『能依是教谛,所依是于谛』
  问:『何意开凡圣二于谛耶?』
  答:『示凡圣得失,令转凡成圣。』
  问:『于谛为失者,何以言谛耶?』
  答:论文自解。『诸法性空,世间颠倒谓有,于世人为实,名之为谛;诸贤圣真知颠倒性空,于圣人是实,名之为谛。此即二于谛。诸佛依此而说,名为教谛耳。』
  问:『教若为名谛耶?』
  答:『有数意:一者依实而说故,所说亦实,是故名谛;二者如来诚谛之言,是故名谛;三者说有无数,实能表道,是故名谛;四者说法实能利缘,是故名谛;五者说不颠倒,是故名谛。与他家异有……他但以有为世谛;空为真谛。今明:若有若空,皆是世谛;非空非有,始名真谛。三者:空、有为二,非空、有为不二;二与不二,皆是世谛;非二非不二,名为真谛。四者:此三种二谛皆是教门,说此三门,为令悟不三,无所依得始名为理。』
  问:『前三皆是世谛,不三为真谛?』
  答:『如此』。
  问:『若尔,理与教何异?』
  答:『自有二谛为教,不二为理。皆是转侧适缘无所防也。』
  问:『何故作此四重二谛耶?』
  答:『对毗昙事理二谛,明第一重空有二谛。二者、对成论师空有二谛。汝空有二谛,是我俗谛;非空非有方是真谛。故有第二重二谛也。三者、对大乘师依他、分别二为俗谛;依他无生、分别无相、不二真实性为真谛。今明:若二若不二,皆是我宗俗谛;非二非不二,方是真谛。故有第三重二谛。四者、大乘师复言:三性是俗,三无性非安立谛为真谛。故今明:汝依他分别二、真实不二是安立谛,非二非不二,三无性非安立谛皆是我俗谛,言忘虑绝方是真谛。
  【分 析】
  本篇内容可分为三部份。
  第一部份由『二谛者』至『成有所得』。首先吉藏以三论宗的立场分析二谛的性质,指出二谛的本质就是佛陀以语言假设的教化,但这些教化有穷究离言中道的功用。其次三论宗强调二谛是为了教说的方便才建立的,并不是对向于所了解的境与理而说有真谛俗谛。从南北朝以来,那些缺乏巧方便慧的人,才把二谛看成为与境理有关;若果具有巧方便慧的智者,便不会着于境理,而能够了解二谛只是导引众生达至离言中道的方法。
  第二部份由『问:摄岭、兴皇』至『五者说不颠倒,是故名谛』。这部份可分为两个重点:一、说明『教二谛』和『于二谛』及二者关系;二、、教二谛名为『谛』的原因。
  这部份首先陈述三论宗自僧朗以来,已经主张二谛是『对缘假说』的,无论在龙树『中论』,抑或『涅槃经』里也可找到证明,而且吉藏在『教二谛』外更提出『于二谛』的说法,认为众生的心灵境界有差异,对真理的把握便有不同,因此有『诸法性空,世间颠倒谓有』的『凡夫于』;与『诸贤圣真知颠倒性空』的『圣人于』等两层境界。这两种于谛的出现,是对向于众生不同的认识能力,而有各自认为的谛理,这就是所谓『于二谛』。吉藏认为对向不同根性的人,便有适合他们的言教,故说:『能依是教谛〈言教二谛〉,所依是于谛〈于二谛〉。即是说能够表达道理的教谛,教谛的内容要依众生的根机而有真、俗的差异,这便是所依的于谛。
  其次,说明『教谛』称为『谛』的理由有五义:一、依真实的道理而立说。二、如来的教化是真实的、不虚假的。三、指能将真理恰当地表达出来。四、说教谛真实地有助众生的修行。五、教谛的施设是与真实相应,而不颠倒。
  第三部份由『他家异有』至『言忘虑绝方是真谛』。这里可分两方面来说:第一方面明他家对二谛理解的种种错误,因而建立吉藏的『四重二谛』学说,最后显明无所依的理体才是真谛。第二方面指出开展『四重二谛』的理由,此乃针对南北朝以来,毗昙师、成论师、摄论师和地论师在不同层面上把二谛构成相待的关系,而最终还是堕入俗谛,不能进入理体的最后真实,故只有三论师能显示一切相待的施设都是俗谛,只有『言忘虑绝』不可诠表的真实才是真谛;这亦即本篇主旨所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菩提城BODHI.CITY » 大乘玄论二谛义选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