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柏手串价格走高导致盗假崖柏手串市场猖獗

因为崖柏很难人工培育,不可再生,而且量少,这是崖柏被收藏的基础。同时,近一两年来,受相关保护条文的影响,大红酸枝的价格被炒得太高,红木投资资金急于寻找新的替代品,于是一些投资者将目标转向崖柏。由于崖柏手串价格持续走高,导致假崖柏木制手串成风,刨树根太行柏树遭殃。

崖柏根雕-观音菩萨


崖柏是一种全天然植物,无法人工培育和种植,量少,具有不可再生性。尤其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崖柏,量相对更少。
淡咖啡色的崖柏,俗称“陈化料”,历经成百上千年风吹日晒,气味稳重,香气闻起来很舒服。市场价格多在万元以上。那么为什么崖柏手串价格差异这么大呢?
一工艺差异
目前通行的制作上大多是采用机器车制,其区别主要是在打孔及打磨上,打磨的精度,打孔的标准程度都会影响成本,从而影响手串的最终品相和价格。
二品种差异
倦勤不讳言的说,有相当一部分崖柏佛珠的生产者,使用的都不是严格意义的崖柏,而是坡柏、地柏等近似品种,车制成佛珠手串之后,对于初学者较难分辨,客观上导致了相当一大批“低价”崖柏佛珠的涌现。
三产地不同
崖柏目前主要的产区是太行。秦岭、大巴山等山脉,每个产区由于地理气候等条件的不同,导致材质的整体差异极大,加上多年来的不断采集,导致太行山脉的产量较少;目前福建等地是崖柏手串的主要生产地区,多选用川料和藏料,价格比太行料要低许多。
四部位差异
崖柏佛珠,除了天然的纹理肌理,香味是最大的特色,同一棵崖柏,选取不同部位制作佛珠,会导致香味产生一定的等级差异。举例而言,根部、干部和中间的疙瘩部位的香味就有不同差异,一般以疙瘩部位为最佳。
五品质差异
原料哪怕都是悬崖崖柏,也有生长情况导致的品质差异。倦勤愚见,一般而言,年份越长,生长环境越恶劣的崖柏,料质越好,很直观的比较,同样自然环境,生长一百年和一千年的,在油性香味等指标上,肯定是有很大差异的;生长环境越恶劣,这些指标通常情况也会越好。
六炒作差异
目前市场上最推崇的是以树瘤为代表的崖柏树瘤佛珠,价格跨度极大,陈化瘤花、双色瘤花、老料瘤花、白瘤花等各种品种定价都差异极大。其原因在于,瘤花料历来较少,货源少容易控制和带动,尤其是太行山脉的树瘤料,需求量大,产量少,香味较其他产区的为佳,更是供不应求。

青金石搭配崖柏手串


假崖柏木制手串成风,刨树根太行柏树遭殃
随着社会上佩戴崖柏手串、手把件和室内“崖柏”饰品渐成时尚,生长在南太行山区山崖上的侧柏,被市场狂炒为“崖柏”。焦作、济源许多山区农民把挖“崖柏”视为发财的机会,致使南太行山上的自然生态植被遭严重破坏。

老料崖柏手串


6月13日至16日连续四天,记者驱车300多公里,以收购“崖柏”者的身份,深入焦作、济源南太行山区调查,所见所闻触目惊心。昨日上午,记者分别向焦作、济源两地林业部门通报南太行山林地植被遭破坏的情况,两地林业部门均表示,将出重拳,严厉打击此类非法行为。
【记者观察】
“有助健康”崖柏饰品流行
最近,街上手戴“崖柏”手串的人忽然多了起来。那么“崖柏”为什么能成一种流行时尚?就这个话题,在焦作城市街头,记者对多人进行了随机调查。
多数被访者认为,崖柏因独有柏香之气,能改善失眠多梦,能净化空气、杀灭病毒,所以戴崖柏手串、玩崖柏手把件以及家里摆放崖柏饰品就成了一种流行时尚。少数被访者认为,戴崖柏手串、玩崖柏手把件以及家里摆放崖柏工艺饰品,只是附庸风雅而已。更多被访者认为,刨树根是无本买卖,制作崖柏手串、手把件和崖柏工艺饰品是投资小、见利快的项目,所以能红火起来。
【记者暗访】
卖“崖柏”山民:大树根最少要4500元
6月14日上午10时许,记者再次以收崖柏者的身份来到西村,问村民哪家是刨疙瘩的,一村民说,他二哥家有个大疙瘩,现在家里急着用钱,正要低价卖出。记者跟着该村民来到他二哥家,看见一个足有50公斤重的柏树疙瘩横躺在院子西凉棚下,记者问多少钱出手,他二哥说,现在林业部门查得厉害,这个大疙瘩是在山上挖了5天,趁半夜偷偷运回来的,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如果真心要买,最少也得给4500元。
当日下午3时30分,记者在通往青龙峡景区的路边,见一名卖山杏的中年妇女的身边摆着3个形态各异的“崖柏”根。这名妇女说,家里还有很多,随即给她丈夫打电话让在家等着。记者在其家里看到,干的(枯死的)、湿的(刚挖的)形态各异的柏树根堆了半个院子,男主人说,他挖的都是有造型的,大小不等价格也不一样。记者指着一个较大疙瘩问多少钱,男主人说,这个疙瘩用了3天才刨出来的,最少也得2000元。
“崖柏”产销:有市场有加工店
位于焦作市西郊的星期天市场,只有周六周日的上午才开市,这里也是焦作市“崖柏”交易最大的市场。
6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星期天市场,顺着东门进入市场,刚进市场就看到路边到处都是“崖柏”手串、手把件和造型奇特的“崖柏”烟斗、烟灰缸的地摊儿。
再往里走,看到市场东北角一条不出60米路的两侧,密密麻麻有近百个卖柏树根的摊主,干的、湿的堆满路两侧,其中有些刚挖出的湿疙瘩浮土还没干。
指着一个高约30厘米、长约50厘米的湿“崖柏”,记者问摊主:“这个多少钱?”摊主说:“这个少说能出6个手串,最少1000元。”
据业内人士说,焦作“崖柏”加工店,在焦作市影视路、民主北路闫河村段比较集中。6月15日下午3时许,记者在影视路闫河村段查看,不到100米就有两家挂牌和一家没有挂牌的崖柏加工店,在民主北路闫河村段,不到80米的街两边就集中5家“崖柏”加工店。
【记者暗访】
济源南太行:刨树根成风山坡上到处都是坑
据焦作、济源两地的山民说,疙瘩(当地方言,指侧柏树根)的油性大,特别耐烧,早些年,家里烧锅用的都是山上的疙瘩。
6月13日上午10时许,记者以收购崖柏者的身份,来到济源市五龙口镇牛王滩,当地村民说,前山的疙瘩早就被刨光了,要收疙瘩得到后山的东滩村、渠首村一带。于是记者驱车上了207国道,穿过太行山大峡谷,下午1时许终于到了渠首村。
在大坡村(渠首村的一个自然村)路边,见一中年男子手拿一把手锯正往前走,记者立即下车上前与他攀谈起来,他告诉记者,夏天不是刨疙瘩的好时候,秋冬天才是刨疙瘩的好时候,他就是上山找找哪有疙瘩,先做个记号,等秋冬天再来刨。
在东滩村山坡放羊的一位赵姓老人说,每年冬天,来这儿刨疙瘩都成风了。“西边的山坡上,还有刨疙瘩挖的坑呢。”记者循着赵姓老人说的方向,走了10多分钟,见山坡上到处都是被挖的坑,记者数了一下,不出50米被挖的坑就有9个之多。
焦作南太行:村民说刨树根的几乎村村都有
6月14日上午9时许,记者以收崖柏者的身份,来到地处焦作南太行山麓的一个叫西村的山庄,在通往深山的公路边,记者问几位在树下乘凉的老人:“附近村里有刨疙瘩的没有?”一位老人说,这儿每个村都有刨疙瘩的。另一个老人说,南边的西村有4个,北边的道子沟(音)村有一个,孤山村还有。
记者顺着山里的公路走,到了孤山村。见村口一个野菜馆招牌下横躺着一个被剥皮的树根。随后记者看到一个挂着孤山村村委牌子的院子,走进院子,发现院子北侧堆放着形态各异的树根,进入房内,看到各种加工“崖柏”手串的小车床、钻孔机、抛光机应有尽有,手串半成品散落在加工台上。“有人吗?”记者喊了几声没人答应。
中午在磨石坡村一家小饭店用餐时,记者问饭店老板:“你们村有谁家刨疙瘩?”店老板说,有好几家呢。
【专家揭底】
“崖柏”几乎绝迹常见的只是侧柏
从事根雕30余年的专家王梦先生告诉记者,崖柏与恐龙处于同一时代,是极其罕见的“活化石”物种,被植物学家称为世界上最珍稀的裸子植物,崖柏长在高山悬崖间,因生长环境恶劣,人们在山下能看到的悬崖上的崖柏生长期至少在三四百年以上。枯死的崖柏,由于根部造型独特,柏香味持久,且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因而成为人们收藏的上品。
“崖柏生长于海拔1400米的地区,目前尚未人工引种栽培,我国仅重庆开县和城口暨雪宝山自然保护区范围内,分布着约一万株崖柏。”王先生说,现在市场最流行的“崖柏”,其实是南太行山悬崖上的侧柏,侧柏虽然也有柏香味,但和崖柏不是一个概念,实际上完全是被商家炒作起来的“伪崖柏”。
“现在不少人为刨侧柏树根,纷纷上山私挖滥采,不仅破坏了林木,也使南太行山山体植被遭受严重破坏。”王先生认为,此风再不刹,将后患无穷。
【林业部门】
将严厉打击破坏山林植被的行为
如何才能彻底制止破坏南太行山林地植被行为?
昨日上午,记者分别向焦作、济源两地林业部门通报了南太行山林地植被遭破坏的情况,两地林业部门均表示,将出重拳,严厉打击破坏南太行山林地植被的非法行为。
焦作市林业部门有关负责人说,未经林业主管部门审批同意,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擅自采挖植株或树桩、树兜、树根。无证采挖树木或活根(树桩、树兜),属于违法采挖树木行为,擅自采挖枯死的树根,属于盗窃行为,情节严重的,要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未经林业部门批准,任何单位、个人不得销售、收购、运输、加工各类野生植物及树根,违反者依法对其严厉处罚,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关负责人还说:“我们真诚欢迎社会各界,对乱采乱挖及破坏野生植物的行为进行举报,并为举报人保密。”
济源市林业部门表示,对不法分子擅自进入林区采挖采集树桩、树木等野生植物及违法买卖、运输、加工野生植物及树根等现象,他们将出重拳予以严惩。

赞 (0)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