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法师:若是「无我」,将来谁证菩提?

那才是懂得觉体中的东西,所以他就一定乐,叫称性。那「我」呢?常乐我 净,我。
过去我们在我中,认为是众生的流转之处;可是在大觉体上,「我」是总持相。为什么讲总持?

护摩炉


从今天以后,你会看到我在我的觉中,能够立种种我、能够知道种种我;
喜的时候,有喜我;怒的时候,有怒我;哀有哀我;乐有乐我;一天二六时中,二十四小时你会感受到,有种种不同的我;在这种种不同的我,我都会赋予他的生命,变化成种种不同的我中的感觉。
但仔细思惟,你是哪个我?当你仔细思惟,你又找不到哪个是我了吧!有点像二祖讲的,我仔细思惟,找不到心;你仔细思惟,找不到我。
所以从此以后你会发现那个我,就是刚刚讲的,那一个根本觉体入世的大象。大是无形的,大我也不是有形的。因为大我无形故,处处立我。
那你怎么知道大我,你随缘立我处就是大我?你知道随缘立我处就是大我,这个人就不会住在,种种我执中去流转。
所以道理若通,理体若通,将来所有的行为就变。
你走进大山,突然大山影响你,心中有大山的气氛;回过头来你马上过去,人家就发现你跟过去行为不一样。这是什么缘故?
这因为你理体不一样了,心中的气氛不同了,刚刚讲那个气,气不同了。变化所有的行为不同,他为什么能变化?
因为众生的觉心,本来非一切法故,所以他能变化。
假如他是一切法,根本都不能变化,你也不要来修了,你也成不了佛;因为他是嘛,那你还修什么呢?
因为觉心本来非一切,觉心他一定能够成就一切;在非一切中,能成就一切。
所以在非一切中,我不会再像过去凡夫一样,妄想执着:啊!我是可怜人!我不行、我不能、我是凡夫、我丑陋、我委曲、我畏缩,这样;
都不会!他会在过去的业感之中知道,原来过去都是堕在种种妄想之中,所以流转在不断的自我逼迫里;
但是他也知道,觉心一定能够成就一切法故;
所以从此以后,他会为自己拣择环境,拣择每天所称的名相,拣择每天所看的文字,拣择每天所接触的六根与六尘;他绝对相信,现在所拣择的环境就是,他将来种种自性中生命的表现。
所以他当然相信成佛了;他绝对不会相信,所修不能成就,所以叫信心。
他绝对不会相信业障永远跟他,所以他能断恶;这有点像过去儒家讲的孟母三迁。你哪有一定的个性、一定业力;环境不同,你的业力就变了!
你不必一定要在业力上断业力;我给你一个不同的环境,业力都断了。
那环境在哪里?六根、六尘里。
拣择六根、拣择六尘、拣择你每天的薰习;我保证你将来,每个起心动念所流出处迥然不同,完全不一样。
只是在这个不一样中,一般的世间、一般的儒家,像一般的世间圣贤,他只知道原来人心是可以随缘变的;所以讲到仁爱的仁、仁心,他能够入一切二。
只有佛门的行者,能够在这人心原来可以随环境变上,他能够向上多他一句。
多他哪一句?既然能随缘变,所以这一念心,叫做「性空」;既然能随缘变,所以这一念心,叫做「妙有」,叫做「缘起」;
所以他不只是抓着,世间能随缘变。所以儒家知道可以改变环境、可以改变人心;但儒家就是不知道后面那一念—根本缘起性空的本来佛性;所以他还没有办法出三界。
所以世间上的善行,不见得是解脱道;解脱道中一定具足善行。就是老子讲的,大道一定具足所有一切德、仁义跟礼;你忘记了大道,再说仁义、德,再说礼;贼也,自己败坏了。
性中本来就是如此。所以那个我字,是根本一切我的大象。你要知道那个我。
所以你知道那个我中,因为我能够遍遍立我;所以你慢慢在心中架构那个我;他不是过去众生知见,随缘、攀缘、执着有一种气氛那个我。
你会在种种攀缘,执着那个气氛那个小我之中,你慢慢会感觉,你就释然得脱;因为你知道那个大我非我、大我无我,所以叫「诸法无我」。
因为无我故,他才能现种种我;这是汉传佛教里面最深的逻辑。
觉体非相故,因为非相故,才能现种种相;觉体非一切法故,因为非故,所以才能现;镜子非一切色故,因为非故,所以他才能现色。
但是要反过来,你不能只是在这一句;因为他能现色故,所以他非。为什么要这样子反过来,反覆这样子心中思惟?这是让你不要在一切法中,断灭了行为。
换你说,因为非故,所以现种种色,所以我也就非了。你都非了,那没有色,不现色了;还要告诉你,因为现色故,才是非;不是你不现色,才叫做非。
因为你能现,所以我就不能说你是哪一色。你能遍现,所以普贤叫遍吉,大智叫妙吉祥。一切法中都能够清清楚楚,叫妙吉祥。所以都是在这个上面说。
那个「我」字,你要是真正体会那个我是大我时,你自然放下小我。
自然放下小我时,你那心中是真正像过去,所有众生的知见所说的,没有我这种断灭吗?
《楞严经》,还是大经中讲,若是没有我,将来谁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那你说,原来有个我,那你是哪个我?
这只是在这文字之中,不是在文句当下,互相的在这边搅遶而已;是靠在文句的辨析里面,才真正是懂得原来行者,心中到底对「我」这个字,是不是已然豁达。
豁达之中,你在何处立我?豁达之中,你又在何处说不是我?那是豁达,那是心性的豁达。所以一切行者要在这边,求得心中的明了豁达;才是真正行者的下手处。
所以我后面,还有一个净。既然是我、大我都无我;但是无我之中,你不能只住在无我中参我、参大我。
那无我是能够遍现一切我处,起大担当处才叫大我。既然是起大担当处叫做大我,所以他一定无染、无着;
在觉心中知道我喜、我怒。为什么知道我喜、我怒?
觉心为什么会现一个我喜、我怒?能够觉我喜、我怒那个觉,都超越现在这个我;不但超越现在这个我,还超越那个喜、那个怒。
所以你会不会知道我喜、我怒?知道!但你还会像过去一样,堕在我喜、我怒的这种势力里面吗?不会!
为什么?我已经渐渐看到那个觉了;
那叫做行者最初的返照回光。
你只要有一点是返照回光;你就根本不随前尘势力,返照回光都还不是毕竟。假如你今生参不到返照回光,那叫做白来、白修。
返照回光用种种文句去解释,用种种名相去代表;在汉传佛教里,会在某一些基础上说返照、说回光;在有一些修行上,就是能见所见、能知所知。
你怎么知道所知的?你一定已经已然知道能知,你才知道那是所。
过去在所,因为不知道能故,连所都不知道所,就流转了;将来你知道是所知故,你一定在能知。
知道他是所知,你已经知道能知了。你站在能知,还会受所知的流转吗?不会!但是你会不清楚所知?清清楚楚。为什么?
因为能、所就在这一点上;你站在这一点上的所知,你看的居然是能知了;这里面就有返照回光的相,那所知能知,过去你也知道所知能知。
那我要怎么证得所知能知呢?总要给你一个目标下手。这只有汉传佛教讲得最圆明、最提携大众;就是先要知道根本的觉体。
你就算是最初心、最初机,就启蒙教育发心人,我就是教你根本觉体的面目。你但思惟如是声音;将来你在觉体之中,所有思惟的一切作用,你就自然能够起成返照回光;
所以那才是真正常乐我净,那是佛之德也;那是你根本大觉心体,他本来就能够入世的,一切心性作用。

赞 (1)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