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语:梵文/梵语/संस्कृतम्/saṃskṛtam介绍

梵语(fàn yǔ)(英文:Sanskrit language,天城体书写:संस्कृता वाक्,拉丁字母转写:saṃskṛtā vāk, 简称 संस्कृतम्,saṃskṛtam),印度的古典语言。佛教称此语为佛教守护神梵天所造,因此称其为梵语/梵文。现代语言学研究表明,梵语是印欧语系的印度-伊朗语族的印度-雅利安语支的一种语言,是印欧语系最古老的语言之一,同时对汉藏语系有很大的影响。

念佛

梵语是现今印度国家法定的22种官方语言之一,但已经不是日常生活的交流语言,2001年仅有1.4万人掌握该语言,是印度官方语言中使用人数最少的语言。严格意义上说,梵语与拉丁文、古代汉语一样,已经成为语言学研究的活化石。
现代梵语是从左至右书写的拼音文字,19世纪初由欧洲学者将天城体(Devanagari)发展成机械印刷的标准体,它的字母表由48个符号组成,其中34个是辅音,14个是元音或双元音。在18世纪后期,梵语已经被用拉丁字母转写注音,今天最常用的系统是IAST(国际梵语转写字母)。随着现代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标准化后的梵文,不仅可以方便地输入计算机系统,而且可以与多种语言互译,为语言学和宗教的研习提供了便利。

中文梵文对比

梵语的发展和影响
梵语随着雅利安人在公元前14世纪进入印度大陆而逐渐传播、发展,并影响着南亚、中亚、东南亚,甚至东亚地区的文化。
按照梵语的字面意思,即为“完全整理好的”,也即整理完好的语言,这是一种高雅纯正或完美的表达方式,而非世俗语言。早期的梵语并没有文字形式的表达,是通过史诗和婆罗门教宗教典仪等方式以口相授的语言,在世俗化的过程中,约在公元前4世纪有了书写形式,并通过耆那教、佛教、印度教等宗教典籍和文学作品保留下来。
对梵语演进过程的研究,不应脱离于其他古代印度的地方语言而作为特殊语言看待,但在当时能够正确听、说梵语,确实是古代印度社会高等世袭阶级的标志之一。公元前6世纪,释迦摩尼创立佛教时,作为新兴的反婆罗门教传统的宗教学说,明确规定佛教使用各地的方言传教。
梵语在很长时期内始终维持口语传统。但是研究表明,即使如此,古典梵语仍有四大方言,即paścimottarī(西北部),madhyadeśī(中部),pūrvi(东部)和dakṣiṇī(南部,于古典时期冒起)。前三者的前身甚至可在吠陀梵书中验证得到,以第一种为最正宗。
梵语在其早期使用过程中,一方面力图维持其高雅性,另一方面又不得不与各种古印度的俗语共存和演化,而世俗化的重要标志,是从口语变成书面语,而只有在这时,梵语才与梵文等义。
近代研究表明,梵文与腓尼基文字(现代欧洲文字的原形),同属闪米特文字系统。在公元前700年左右,印度商人与美索不达米亚地方的人(闪米特人的一支)接触,将闪米特人的22个字母传往印度。经过印度人的整理,大约在公元前400年时,制作出40个左右的字母,即婆罗米(拉丁字母转写:Brāhmī,英文:Brahmi、Brahmilipi、Bragmi)手写体。婆罗米文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梵语,而是一种俗语,但它确实是梵语的第一个书写证据,也是大部分印度语的起源。在梵语被书写下来的时候,它首先用于行政、文学或科学类的文本。婆罗门教的宗教文本仍然采用口头传承,在相当晚的时候才“不情愿”地被书写下来。
与此同时,在印度的北部和西部,还流行着普拉克里特(Prakrit)语,其原意即为俗语,它被认为是巴利语的起源,因此巴利语的书写体不会早于婆罗米文,由此可以判定,早期佛教同样是采用口授的方式,而最早的文字记录应始于第三次结集时期。
在印度,梵文的书写系统的选择,受抄写者所处地域的影响。随着时代与地方的不同,书法与字体也逐渐地产生差异。到了公元一世纪左右,北方的梵字逐渐变成方形字体,南方的梵字逐渐变成圆形字体。至四世纪,两者之间的差异已极其明显,并最终演变成为属于印度-雅利安语支的各种语言。
粗略地说,方形字体,在公元4到8世纪,演化出笈多文(Gupta)。7世纪时则演化出了那格利(Nagari)体,最后在11-12世纪的时候被天城文所替代,梵文就此定格。从笈多文向天城文演化的过程中,事实上还存在很多变体,对中国影响最大的是悉昙文,下文将继续论述。而梵文与各种印度北方俗语的相互作用,衍生出如下这些现代印度官方语言:印地语、孟加拉语、马拉地语、古吉拉特语、尼泊尔语等。
圆形字体则在南部的达罗毗荼语系(Dravida,又称德拉维达语系)区域使用,并与南方的俗语相互作用,衍生出如下这些现代印度官方语言:泰米尔语(由帕拉瓦文(Grantha)演化而来)、泰卢固语、卡纳达语、马拉雅拉姆语等,以及在斯里兰卡国使用的僧伽罗语。
上面提到的笈多文,对汉传佛教影响极大,东晋时期鸠摩罗什大量翻译的佛经、以及其后的法显法师赴印度求法时,都是使用这种样式的梵文。而这种文字流传于龟兹、于阗等地,又演变成吐火罗语(存于公元6-8世纪),成为焉耆、龟兹、月氏、康居、大宛等国家的语言文字。总之,中亚地区国家的古代文字形成,受到梵文影响很大。
公元6世纪,由笈多文字衍生出悉昙体(Siddham),梵文的意思为“成就”,它是梵文书写体演化主流中的一个过渡状态,但却是唐初玄奘法师西行时期印度流行的梵文,并因玄奘法师传入印度梵语教学所用的《悉昙章》而得名,并在中国及日本保留至今,成为梵文的一个独特流派。此后的佛教密宗,严格要求用梵语语音念诵真言,引发了隋唐以后对梵语语音的研究,学者们通过分析梵语声母与韵母的结构,产生出了对汉字读音的反切注音法,从而扩大了汉语的流布。
在中国宋朝时期,早期形式的天城体梵文曾在汉地、辽、大理流行过,现完整保存于公元1035年刊印的《景佑天竺字源》中,并且东传到韩国、日本。
厚重、美观的兰札体字母流行于西藏和尼泊尔,并且随着中国清朝统治阶层对藏传佛教的信仰,流行于中国汉地。西藏同时还使用一种叫做瓦德体的字母来书写梵语,其实它只是兰札体的一种无头化变体。藏文、蒙文、托忒蒙文、满文都有用各自的文字转写梵语的体系。
众所周知,许多汉语词汇,是从梵文佛典直接音译过来的。到了20世纪初,这些语音材料,为测定古代汉字发音的研究提供了素材,成为汉语音韵学的重要工具——对音法的基础语音材料之一。
梵语做为殿堂语言,对语言的规范化非常重视,古代印度的声明学即为梵语的语法学说。
现存最古老的梵语文法是波你尼(天城体书写:पाणिनि,拉丁字母转写:Pāṇini)的《八章书》(Aṣṭādhyāyī),大约于公元前4世纪成形,玄奘法师在《大唐西域记》中对此有所记述。波你尼文法的本质是规范性,它定义而非描述了正确梵语的用法。
此后出现的一些印度史诗,用语偏离波你尼的规定,应该是受到了俗语的干扰,或者是革新而致,体现出梵语文法的时代发展特征。但是,波你尼所制定的基本范式,仍然是现今梵语语法的基础。
公元7世纪,玄奘法师所著的的《大唐西域记》卷二,和义净法师所著的《南海寄归内法传》卷四中,都记述了《悉昙章》是印度6-7岁儿童学习梵语的启蒙读物,包括先学梵文字母(玄奘记47个,义净记49个),然后通过“寓物合成,随事转用”的方法讲授语法,有12章(玄奘)或18章(义净)不同的教材,需要学习6个月才能结课。
对梵语语法的研究,是印欧语系比较语言学的基础。

六字真言

梵文字母
最具代表性的梵文字母有三种,悉昙体、兰札体、及最为流行最为世人所知的天城体,天城体字母因为有悠久拼写梵文的历史且在当今印度其使用范围有持续扩张之势,所以被当代世界人民称为梵文字母。天城体字母是得到印度佛教界及国际公认书写梵文的标准字母。根据文献记载,梵文字母是由创造宇宙之神“大梵天”所创。梵天,即中国人俗称的“四面佛”,或称“大梵天王”。梵文字母是天上的神灵所用的文字。梵文字母中的每个字母代表了一种力量源泉,在印度人们修炼“瑜珈”的时候也常常冥想着梵文字母,中国梵文专家“钱文忠” 更用梵文抄写“心经”。念佛教“真言” 的时候要求发音正确,因为梵文单词拼写和读音绝对规则,用梵文字母拼写的真言,既能做到即说即所写,又能保持真言的纯正的梵语语音,所以用梵文字母拼写真言是念真言人士的最佳选择,印度文字历史,梵天制定的书写格式是,自左向右,横向书写,词与词之间不留空格,一句话从头到尾连续不断的拼写。所以古代书写梵文及抄写印度神圣的《吠陀》等文献的时候,词与词之间是没有空格隔开的,直到近代,正统的“梵文”和“印地文”词与词之间也也是没有空格隔开的,自从现代西方书写格式传入印度后,印度开始模仿西方的格式,词与词之间才用空格隔开。

中国梵文歌手:萨顶顶
毕业于中国解放军艺术学院首届通俗唱法本科,有着深厚扎实的学院派背景,作为一个歌手,她拥有一副令所有人惊羡的独特嗓音。极强的辨识度,丝丝融合的表现力,独一无二的演绎方式,独一无二的风格,电音舞曲,中国古典民族文化,中国民族特有乐器,东方独特神秘主义舞蹈,讲话般朴素的民族原生态演绎。
蛰伏四年,游历各国采风,足迹遍布欧亚大陆,为她的音乐创作汲取充足的养分。其中,西藏、印度之行更让她与藏传佛教结下不解之缘。
萨顶顶在2016年登上猴年春晚,使得人们熟知。
萨顶顶梵文歌曲《万物生》欣赏

赞 (4)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